探索之旅

西藏行∼西藏歸來話導遊

 

文/自心

 

  西藏的導遊幾乎全是漢人,這是我不曾料到的。儘管他們有時身著藏族服飾,但漢人的氣息仍撲面而來。難得的是在拉薩的各大寺廟和風景名勝,他們的講解精練,流暢,行雲流水,恰到好處。對佛學知識的掌握和藏族民俗風情的瞭解也令人刮目。

  人們通常將西藏的出家人通稱為喇嘛,其實這是對喇嘛一詞的濫用。喇嘛在藏語媟N為“上師”。在藏文中還含有“至高無上者或至尊導師”的意義。真正能稱之為喇嘛的不是一般的僧人,而是一位俱格的上師。在一次與導遊的閒聊中,我驚歎他們的佛學知識,導遊陳小姐告訴我,在拉薩任何一個寺廟塈仄答熙漡嚏A除了會藏語和漢語外,還能熟練的使用英語和日語兩種語言,他們知識淵博,通五明,佛學造詣高深。導遊必須熟練地掌握各大寺的歷史和藏傳佛教知識,才敢在他們的眼皮下為遊客講解。否則,他們會當眾毫不客氣地打斷你,批評你,糾正你。因此導遊必須對許多有關知識倒背如流,才不致遭遇尷尬。

  有一天,在大家用餐的時候,我獨自走進餐廳旁的一個西藏藝術品商店,店中的牆壁上掛滿了色彩斑斕的唐卡。我駐足在名為“六道輪回”的唐卡前,仔細觀察圖中的表現手法及意涵,導遊走過來問我是否感興趣。我點頭稱是,他說此圖有豐富的含義,一個優秀的導遊,僅這幅圖便可講解半小時。記得在紮什倫布寺的一處牆壁上,有一幅相同主題的壁畫,所有的導遊都會為自己的客人講解該圖。但他們口若懸河的講解除了透著職業的熟練外,不能觸及人心。可惜他們只追求外在的流暢,而忽視了內在的滲透。真希望導遊和遊客能真正領會圖中深刻的內涵,並從中得到警示和啟迪,不枉創構此圖的作者的一番苦心。

  從靈芝返回時,導遊一高興,就開恩給我們增加了一個景點。並情緒高漲地煽動遊客袒露自己的秘藏心底的情感,建議在雪域高原將它們進行一次天葬。抑或留在雪山,成為永久的呼喚。雖然沒有得到回應,然而車內的氣氛明顯輕鬆愉快。

   增加的景點是參觀藏家作客。在一個叫蔡公堂的藏族村寨,遊客可進入指定的藏民家中品嚐簡單藏餐。這是一個很有特色的藏族民居,門前還有在西藏鮮見的花壇和鮮花。一位內著T恤,外罩藏服的20多歲的小夥子忙著招待陸續而來的遊客。長長的條桌上擺放著酥油茶和炒青稞麵,遊人一邊喝著酥油茶,一邊在主人的指導下自製糌粑。最具水準的糌粑製作是酥油茶和炒青稞麵的比例恰到好處,揉好後不沾手,也不沾碗。

  離開藏民家,便參觀村寨中的一座嘎舉派寺廟,寺中供奉著密勒日巴的畫像。密勒日巴是我十分崇敬的一位大師,他的身世和修行之路令人扼腕,每次拜讀他的傳記都會令我落淚。講解員也是一位20多歲的小夥子,他的講解抑揚頓挫,自然流暢,頗具感染力。雖然身著藏服,但我感覺他和在藏民家招待我們的小夥子一樣,都不是藏人。於是在他們工作的空擋,我便與他們聊起來。果然他們都是來自內地的漢族小夥子。他們告訴我,大學畢業以後,他們一行百餘人來到西藏,後因各種原因許多人陸續離開,現在僅留下20來人,在西藏擔任導遊和講解員之職。我說留下來的也許是有緣人,他們點頭認可。聖地的淨化力量提升了他們的靈性等級,使他們由唯物者變成藏傳佛教的信徒。而今他們找到了適合自己的位置,正在為弘揚藏傳佛教和藏文化貢獻一己之力。

  在一周的行程中,我見識了4位導遊,他們各具特色。有的幽默詼諧,有的率真坦誠,有的單純可愛。他們的收入主要來自客人的購物,所以同一個購物點,像我這樣的散客多次光顧不足為罕。當瞭解了導遊的情況後,善良的遊客都會積極地配合。如此,旅遊點的觀光時間就大打折扣,幾被縮減。然而寬厚的遊客沒有計較自己的損失,仍然為導遊著想。

   我為他們感動,也為自己感動!當你發現大家懷揣著一顆仁慈利他的心時,有什麼比這更感人,更美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