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之旅

身隨車行,心共神飛
──西藏行之青藏鐵路

 

.攝影/自心

 
 
  經過數天來的精心準備與籌劃,許多年來令我魂牽夢縈的旅程終於如願成行,6月15日晚我登上了廣州至拉薩的列車,開始了我的圓夢之旅,朝聖之旅。

  列車風馳電掣般向西北而西南,一直朝我的夢境駛去。隨著與聖地的距離的拉近,心中的向往與憧憬卻與時俱增。興奮、激動已超越了對即將出現的高海拔的恐懼。

  17日早晨6點30分列車停靠在青藏鐵路的第一站──格爾木站。20分鐘的停靠時間堙A我們體會了大異於南方的氣溫和景象。當然最開心的是青藏鐵路沿線的風光將如逐漸掀開面紗的少女,一展它那神秘而又魅力四射的容?。

  從格爾木站開始,列車折向西南,並以100公里──高原凍土鐵路的最高時速行駛在青藏線上。車內也開始彌散性供氧。車箱的條屏上不斷顯示海拔高度和室外氣溫。《青藏高原》和《天路》的樂曲一直在耳畔回蕩,車箱內彌漫著濃厚的高原氣氛。我展開地圖,虔敬地倚窗而坐,懷著對造化對人類智慧的無限崇敬,目不轉睛地凝視窗外。整個青藏線匯合了太多的“之最”,為了不錯過每一道景觀,我捨不得閉目小憩片刻。密切注視著列車所通過的山川橋梁,隧道站臺。

  上午8點多鍾,列車仿佛開進了一個白色的世界,四周是綿延不斷的雪山,山上覆蓋著終年不化的積雪。窗外天色陰沈,雲霧繚繞,列車如在雲中穿行。只見伴隨鐵路左右的青藏公路上,少量汽車在能見度極低的的情況下如螞蟻般爬行。原來列車正在翻越巍巍昆侖。在這堙A列車穿越了世界上最長的高原凍土隧道──昆侖山隧道。翻過昆侖山口,便進入了可可西媯L人區。

  可可西堿O藏羚羊的故鄉。這個地區因曾發生過悲壯的故事而聞名。

  據說3張藏羚羊毛絨即可製成一件女性披肩,其柔軟度可輕易通過一枚戒指。因此在國際市場上,藏羚羊毛絨製品價值連城,十分珍貴。於是,為牟取暴利,一些不法分子便開始大規模獵殺藏羚羊,致使短期內其數量由100萬隻銳減致不足1萬隻。為保護藏羚羊不被滅絕,當地志願保護者在環境惡劣,資金短缺,人手不足的景況下,與殘酷的獵殺者展開了嚴酷的激戰,許多人為此獻出了生命。故事被拍成電影,藏羚羊的命運從此引起了全國性的廣泛關注。捕獵禁令使幸存的藏羚羊得到重視和保護。可可西堣]成為了國家級的自然保護區。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有幸在這塊與天相接的高原上,還能看到這美麗的物種一展其矯捷的身姿和高貴的神態。

  感謝藏羚羊的保護者!

  進入可可西埵a區後,沿途不斷見到一兩隻或三五隻藏羚羊在自己領地上悠閒地漫步,它們時而低頭食草,時而臥地小憩,看到列車飛馳而過並不躲閃,迎著乘客的目光溫柔、善良、憐憫、寬容,而且意味深長。使人感覺它們好像不是柔弱的羊只,而是深諳世事,洞察秋毫的智者。一時之間,我居然有點莊周夢蝶般的混淆,分不清誰是人,誰是羊。它們分明是上蒼派往人間的親善使者,朋友親眷,人們怎麼會忍心……多麼想飛身窗外,輕輕地摟抱它們,愛撫它們,為人類的殘忍向它們致歉。

  祈願它們從此安居樂業,永遠不再遭遇任何傷害。

  似乎回應了我的祈求,約10點左右,列車通過青藏鐵路線上最長的以橋代路工程──清水河特大橋。它飛架在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的可可西堸禤a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地帶。是青藏全線建設的33個野生通道之一。旨在保障野生動物的正常生活和遷徙繁衍不受影響。它如沿途的防沙格和散熱棒一樣,都是解決凍土和生態脆弱的環保創舉。

  不久,列車便通過了世界上最高的高原凍土隧道──風火山隧道。此時窗外大雪紛飛,銀裝素裹。我心堳o溫暖如春。

  11點45分,通過飛架於沱沱河流域的長江源頭第一鐵路橋──長江源特大橋。

  13點34分車行至唐古喇山北。條屏顯示海拔4988米。4分鐘後,列車開始朝唐古喇山口攀爬,顯示海拔5037米。

  13點42分列車通過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火車站──唐古拉車站。接著通過唐古喇山口,條屏顯示海拔5084米。車箱內頓時一片歡騰,旅客們的相機和攝像機全都對準條屏,拍錄下了唐古喇山口的海拔,也拍錄下了他們生命中最具意義,最具挑戰的時刻。

  也許是太激動,我沒有所謂的高原反應。感覺好像神識已飛出車外,與列車並行,呼嘯著越過生命的海拔。

  15點進入那曲地區安多縣。陽光下,波光粼粼的措那湖躍入眼簾,漸漸地由遠而近,由小變大…….這是離青藏鐵路最近的湖泊,是一道不可錯過的自然景觀。正當我擔心美麗的湖泊稍縱即逝時,列車卻天意般地臨時停車。使我有時間近距離地欣賞那交相輝映的藍天草地,神山聖湖和牧人牛羊。我靜靜地佇立窗口,一任神思馳騁飛揚。那雄峨的山原,嫵媚的雲水,竟如有情般與我默默對視,相顧無言。呆望著面前油畫般的美景,只希望時間從此停滯,希望自己永遠成為這畫面中的一員。

  此後列車橫穿藏北草原達300多公里,身心一如輕風飄忽,隨車穿行一望無垠的綠草地,掠過羌塘自然保護區。那美不勝收的草原風光令人心曠神怡,難於言表。

  20點43分列車通過拉薩標誌性大橋──拉薩河特大橋。大橋形似一條飄動的哈達,正以藏民族特有的方式迎接八方來客。在穿越抵達目的地的最後一個隧道後,列車於21點整準時進入高原古城──拉薩站。

  站在拉薩站門口,恍若夢中,仿佛我的旅程還在繼續,一路的景像依然如電影般在眼前播放。“紮西德勒!”我正不知所云,有人已將潔白的哈達挂在了我的脖子上。面對接站人的熱情,我回過神來,即刻回禮:紮西德勒!

  青藏鐵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鐵路,亦被譽為離天最近的鐵路,乘坐著現代化的列車行駛在天路上,本身就是穿越歷史,見證智慧,感受滄桑。

  美哉,青藏鐵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