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福護生

小貓親人豐子愷

文/樹的心

 

  年得了個大寶貝。以三折的價格買了一本中華書局的《豐子愷護生畫集選》。且不說價格之便宜,書像剛印刷出來的,嶄新帶著墨香。一翻年月,是2000年9月印刷的。至今已近七個年頭。

  近年來流行的多是幾米之類的純美畫風的書集或是日本那種卡哇依的幻想型、變態型、暴力美學型的漫畫。看得多了,不免有些膩味。昨日正好和朋友談畫,突然想起豐子愷來。

  這本書的封面即是豐的“小貓親人”一圖。

  戴眼鏡的男主人坐于籐椅看報紙。翹腿的腳上一隻小貓搖啊搖與另一隻腳上的小貓在親切的咪咪地喚著。

  豐子愷曾養過一隻叫“白象”的貓,盡得全家人的歡愛,不意這只貓生下幾隻小貓後,不久便死去。“小貓親人”原名叫“白象的遺孤”,豐子愷曾傷感道:儘管多年過去,提起名字來也難免傷感,乾脆不提改名也罷。

  畫旁豐提詩曰:老僧有小貓,自幼不茹葷。日食青蔬飯,有時啖大餅。見魚卻步走,見鼠叫一聲。老鼠聞貓叫,相率遠處遁。人欲避鼠患,豈必殺鼠命。

  “小貓親人”,親人一詞,將單純把貓當成人生活的寵物,提升為家庭中平等的一員。這便是豐子愷畫中所傳達之意。

  又如“繈負其子”。婦人背著幼子,身邊還有一雙兒女。遠處一群雞緩緩而行,亦是母雞馱著小雞,身旁一群幼兒緊跟母親。人有子女,其他眾生皆有。人愛子女,其他眾生亦是如此。

  再說“中秋同樂會”。岸邊有人,樹下有兔,天上有鳥,山中有月。蟲聲溪水,天地同樂。雖說天地間以人為最,但是天地間只剩下“人”,大約終究也樂不起來。

  李白曰:“花間一壹酒,獨酌無相親。興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李白孤獨得可以。而“好鳥枝頭亦朋友”此畫中,人也是獨酌,酒亦是一壺,不過,有鳥聲相喚作陪,比李白幸福多了。

  “春的佔有欲”一圖,讓我汗顏。男人喜滋滋地望著瓶中之梅。可誰也沒覺得這對於樹來說是殘酷,倒都把它看成是“雅事”。且不說現代科技的相機,DV,我們只須用我們自身的器官,鼻子聞香,眼睛識美,耳朵聽聲,便可以將所有的樹木花朵永遠留在心堙C

  從1927年起,在長達四十多年的時間內,豐子愷共創作了六集四百五十幅圖畫,並配上文字,提供慈悲胸懷、愛護所有生靈,題為《護生畫集》。本意之一是給他的老師弘一法師祝壽。從初集取境,多有令人觸目驚心不忍者,到後來漸近平和,選材純取慈祥境界。

  曾有人說這集子堛熊e,是“自相矛盾”。勸人勿殺食動物,勸人吃素菜。同時又勸人勿壓死青草,勿剪冬青,勿折花枝,對植物也要護生,那麼菜也不可割,豆也不可采,米麥都不可吃,人只得吃泥土砂石了。
豐在第三版的自序中曾就書名解答如下:

  護生者,護心也。殘殺動植物這種興趣動,足以養成人的殘忍心,而把這殘忍心移用於同類的人。故護生實在是為人生,不是為動植物。天地創造這些生物的本意,決不是為了給人割食,人為了要生活而割食它們,是不得已的,是必要的,不是無端的。

  現在天天談環保,談大氣層的破壞,導致氣候的變暖,談大鯨魚的自殺,人將其救了,魚卻一再湧入岸邊自殺,因為已經無法再在海堜I吸生活了。談森林樹木日漸的稀少,泥土變硬變成荒蕪廢物。根源在於只要人有惜愛鳥獸植物之心,其實就是愛護自己,就是愛護一切。不要等到萬物皆空,那人就真的“空”了。

   豐子愷的畫散淡雋永,簡單明瞭。有齊白石畫的意境,有黃癭瓢用筆的柔綿,如孩子般的天真,看似隨意,卻意境高遠,自成一體。

  豐子愷談自己的畫時說:我企慕這種孩子們的生活的天真,豔羨這種孩子們的世界的廣大,或者有人笑我故意向未練的孩子們的空想界中找求荒唐的烏托邦,以為逃避現實之所,但我也可笑他們屈服于現實,忘卻人類的本性。

  就像葛兆光在此本書塈@的跋所說:從這些畫中生出來,也許是他一生憐憫他人的心腸,也許是他常常流露的愛意。也許,是他對人對物的從容。

圖:http://animal.coa.gov.tw/resources/poetry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