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之旅

香巴拉並不遙遠

攝影/自心

 
 今,我仍忘不了滯留在香格里拉的日子,那是天意,也是一個美好的選擇。

 進入香格里拉的第二天,就被告知因連日大雨,坨坨河水沖斷了返回的公路,人們除購機票離開以外,只有未知時日的滯留。凝視著香格里拉湛藍的天空,雪白的雲朵,以及那充滿異域情調的小城和美如仙境的風光,毫不猶豫地,我選擇了滯留。

 放棄了新城區現代化的住宿,我下榻在古城客棧。那堿O藏民集居的地方,清一色一式二層的木樓,全木的藏式建築。走進去,便能聞到一陣陣高原木材散發的芬芳。住房對面的坡頂,可見鮮豔的吉祥勝幢(大型的轉經筒),在虔誠人們的推動下緩緩轉動。鋪滿石子的小徑四通八達,通貫古城。

 剛進入藏地,藏族導遊就告訴我們,藏族是一個能歌善舞的民族,那堛漱H“會說話就會唱歌,會走路就會跳舞”。

 為見識當地的民俗風情,入夜,我便和女兒趕到古城四方街。四方街是一個方形的廣場,每晚7點至11點,當地藏民和納西族人都會聚集在這媞伀◇q舞。它是古城居民文化娛樂的中心,也是遊人最欣賞的一道風景。喇叭堸祀n播放著極具高原民族特色的歌曲,打扮得過節般的男女老少隨著旋律的變化踏著不同的舞步,看著他們輕鬆的舞姿、陶醉的神情和快樂的臉龐,心中有說不出的羡慕和加入他們的衝動。果然,被快樂的氛圍感染的中外遊人,漸漸地加入進去,旋轉的舞圈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舞圈外,我靜靜地站在一角,入迷地欣賞著跳著鍋莊的人們,欣賞他們的樸實、自然,欣賞他們沉醉在歡樂中的超然,欣賞他們舞蹈時的全然無我。在這堙A他們忘記了生活的艱辛,忘記了白日的煩惱,忘記了塵世的苦澀,甚至忘記了祈求菩薩賜給他們富足的來世,只有相聚的美好和忘我的歡樂。我很少在自己的周圍看到這種超脫的快樂,這是一種真正的、高品質的快樂,它讓我驚羨、感動,興奮不已。

 記得在納帕海草原,為女兒牽馬的是一位16歲的男孩,當女兒感歎地說:“你們多幸福啊,能生活在這麼美麗的地方。我真的很羡慕啊!”男孩卻淡然地說:“這有什麼好的,城堣~好呢。”16歲的孩子,輟學在家,以為遊人牽馬為生。但到了該快樂的時候,他們卻能放下和拋開一切,從心靈深處尋獲屬於他們的快樂。沒有任何的牽強,即使穿著破舊的衣服,幹著低收入的工作,他們仍然不失自己擁有的那份快樂。

 在屬都湖,我們剛剛下車,就聽見有人高聲唱著“香巴拉並不遙遠”,循著歌聲,我看見一個藏族小夥子牽著馬,對著湖光山色盡情歌唱。鮮紅的藏袍下是沾滿泥巴的雙腳。天太涼,沒有一個人去騎他的馬。他便一首接一首的高唱著,臉上充滿了對現狀的享受和滿足。我走上前去,由衷地稱讚道:“唱得真好!”他不好意思的笑笑。我要求他再為我們唱一遍“香巴拉並不遙遠”,他高興並認真地唱著,不羞澀,不膽怯。唱完後我要給他報酬,他不肯收。我安慰他說這是我的謝意,也是他應得的酬勞,他驚愕地收下後,馬上交給身旁一位類似工頭的中年人。我同樣為他的舉動驚愕,忍不住對那中年人說:“這是他唱歌的酬勞啊!”沒想到那人晃著鈔票,幽默地笑答:“沒關係,他的歌也是我教的。”小夥子在一旁憨笑著。轉過身繼續唱著,一首接一首......

 快樂在這一方土地上表現得如此充分,如此純正,如此自然。它感染了周邊的一切,美化了這堛漱悁a萬物。

 我終於明白了,在每一個藏人心中,果真香巴拉並不遙遠。

 
◇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