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讓父母流浪的心得到安頓(2)

文/蘭若

 
 很多時候,我對母親不是很擔心。雖然她的身體一直以來就比較孱弱,命運也多坎坷。但是,她與生俱來的親佛之心和柔軟的耳根,都讓我知道,她在關鍵的時候,能夠照顧自己的心念。唯獨父親。我不太確定,他是否能有自己的機緣,打開心靈之門。

 我在北京念書的時候,生活非常拮据。曾經有過那麼一次,還有3天才到月底,我卻沒飯吃了。對於我來說,藝術院校昂貴的收費,每個月看電影買書的花銷,都讓我這300元錢顯得捉襟見肘。我避開午飯和晚飯時間,想像著自己可以儘早地擺脫對父母的依賴,有朝一日可以自己掙錢養活自己。如是,竟然餓了3天。後來父親出差來看我,我跟他提出來,能不能每個月再給我添200元錢?他為難地告訴我說,父母的工資加起來只有1000元,院堬{在排隊買房,已經很緊了。我於是抱怨,為什麼不能等我長大,來北京和我一起住大房子,為什麼非要在太原的那些小房子之間挑來挑去!我似乎說了很多,直到我發現父親已經離開。

 我去找父親的時候,和父親同屋的叔叔,好心地告訴我,你是不是氣你爸爸啦,他回來連飯都沒吃。叔叔走後,我向父親道歉,父親只有一句,爸爸無能,讓我的孩子受苦。然後就流了眼淚。我看著養育我的老父,被我逼得說出這樣的話,心疼非常!

 我長這麼大,目睹堅強的父親三次落淚,第一次,是把夭折的妹妹穿過的小衣服扔進青衣江時的黯然;第二次,是看見我考學四年後終於叩開大學之門的感慨;第三次,竟然是因為我的銳利的抱怨和傷害!這是我完全不能寬恕自己的一個記憶。

 那次之後,我改變了20年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習慣,開始勤工儉學,開始頭破血流地在社會和學校之間尋找生存的縫隙。很艱難,很勞累,但是無愧無悔。在大學期間曾經看過的《基督最後的誘惑》一片,有句臺詞說,折磨肉體以解放心靈,這句話,在我那困頓的生長期,再三深味。我曾鄭重地對父母說,我一生中,沒有更重要的事,就是為了安頓這一顆狂心。我若行走天涯,那麼褲腰帶上也要別著爸爸媽媽,左邊一個,右邊一個,不管你們多衰老,都不離不棄。

 工作以後六年,我結束了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睡覺的歷史,告別了三個月一搬家的漂泊生活,終於有了自己的窩。這個時候,我聽到了父母相繼病倒的消息。媽媽是一貫的基礎病,高血壓,糖尿病,心慌氣短;爸爸照顧她,自己卻昏倒,查出來是頸椎病。他們乏人照料,而我水遠山長。等到我知道他們生病的情況時,母親已經出院,他們囑咐我們家的親戚,說不要告訴我的女兒,她是個苦孩子,沒有那麼多的心可以操。
我大慟不止。

 是的。我的能力有限。萬事剛剛開頭。但是,回望所來徑,那歪歪斜斜的腳印,哪一步不是父母的悉心呵護,才引領至今呢?我沒有別的事,所有一切全部都可以扔掉,只要能報恩父母,就不遺憾。我去諸佛菩薩面前發願,希望能夠給予我力量,希望能接來他們,希望能安頓他們。我如此篤定,如此痛切,如此摯誠。在我發願後的一年,善願所形成的漩渦將我的生活包裹起來,每一天我都被這種力量所提醒,所眷顧,然後,我竟然就實現了這個願望。我的朋友曾經說,和父母最好的距離,就是一碗湯的距離。不在一個屋簷下居住,各有各的空間,但卻又不遠,能夠照應。你在家堸策n一碗湯,送到父母那堙A不燙,未涼,正好喝。而於今,我竟然實現!

 也就是因為這個善願,讓我的父母終日感恩莫名。他們仿佛有使不完的勁兒,想幫我做點什麼。我失笑而忐忑,跟他們說,我做兒女的,孝敬父母是應該的呀。不要說感謝。父親說,可是,我和你媽媽住在這個寬敞明亮的新房子堙A就是想感謝啊。怎麼辦?我含著眼淚告訴爸爸說,如果有讚美的話語,請讚美三寶,如果有感恩的心,請奉獻於佛前。我若不是因為發了大願,感動諸佛,怎能有接踵而至的滿願之事。而我們的相聚並非為了這短暫的歡愉,是為了彼此的真正解脫。我這麼說著,那兩位老者都肅然。

 記得我曾經給微雲師兄的文章回帖說:父母,我們要給他們最好的安頓。這安頓不僅僅是眼前能見到的物質的保障,身體的儘量健康。這些都是無常啊!物質再極大豐富,終有衰敗一天;身體再健康,終不免一死啊!讓他們流浪的心得到安頓,是我們最好的孝道。我父親是孤兒,幾十年來沒人敢問、敢安慰他的傷痛。他曾經和我開玩笑說,你是個有福氣的孩子。父母雙全,在有能力孝養雙親的時候,父母還很爭氣都健在。就是不知道我的爹娘他們去到了哪里。現在連墳都找不到。我聽後,傷心得很多年都睡不穩覺。直到我遇到師父,告訴他我想讓我的爸爸知道答案。知道他的父母去到了哪里。師父說,去讀《地藏菩薩本願經》吧。

 那堶惘陬狙蛂C由是,我們全家開始持誦。由是,我們看到了婆羅門女,光目女,這兩個地藏菩薩的化身,她們皆因為至愛她們的母親,以女身發願,由救度自己的父母而生髮出救度一切父母的大願。看到女性的力量,看到孝的力量,而這些力量,使小我的苦痛已經變得微不足道,心量的擴大和廣博使得天下人的苦痛可以盡擔!

 父親,5月1日開始誦經,從此不放,日日一遍,6月,他和母親都正式受戒皈依。
現在我唯有無盡的感恩。感謝三寶的加持。感謝一路上的荊棘叢林,感謝不曾改變的真心。

 我們三人,雖有長幼之分,父子之輩,卻日益如同知己朋友,能夠平心傾談,能夠共同擔當。

 學佛之後,再有病,不覺苦。

 學佛之後,縱分離,不傷悲。

 學,而後行,且篤實行之,則此生無憾事耳!

 與諸同修共勉。

 願普天下的父母親能夠安心,能夠因為我們學佛,得到清涼和喜樂。

 南無阿彌陀佛。


◇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