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讓父母流浪的心得到安頓(1)

文/蘭若

 我的爸爸媽媽,最早都是不信佛的。

但有一點,他們都非常善良。(相信大家的爸爸媽媽也都是這樣的)

 母親從小身體不好,數度死堸k生。父親16歲便舉世無親,成了孤兒。他們兩個人,都曾經深味苦難的個中滋味。

 善與苦劫,是父母學佛的資糧。也是我能夠和二老真心、傾心交流的基礎。

 我學佛以後,改變很大。原來的憤世嫉俗和愛走極端都得以逐漸修正,心腸變得更加堅忍。並且,能夠經常反省,改正自己的詬病。父母看到我的變化,時常慨歎,覺得他們做不到的,我竟然可以做。我告訴他們,如果我變好了,那是我學佛的所得。如果我還有劣根,那是我學佛還不夠究竟。

 母親體弱,對某些自稱修行者的人出現的邪見、外道作為以至炫耀神通,都心懷恐怖。我告訴她,師父說,只看好樣子,不看壞樣子。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隨便評判別人。並告訴她,佛有八萬四千法門,總有一樣適合您:)我給媽媽介紹了書籍和磁帶,並告訴她,可以親近淨土法門,安全穩妥,殊勝方便。一句“老實念佛”發心純良,回向眾生,不貪功德,不為己求。老老實實,有空就念。媽媽覺得受用,開始接觸。

  父親大學畢業後,數十年要求入黨,屢遭挫折癡心不改,終於在退休前成了黨員。他是孤兒出身,是黨把他養大。我理解他,跟他說,如果真的像黨章那樣嚴格要求自己,一言一行,那就是菩薩了。那是我們百姓的福祉。

 母親隨我學佛後,他常不解,很多時候忍不住出言不遜,甚至誹謗。

 我也曾為此苦惱。

 常常念佛,觀想本尊,回向給父親。

 後來,我發現,如果我跟父親談馬列,他就很有興趣。於是我從此入手,努力學佛的同時努力學馬列,我告訴爸爸大道相通,人類在自身的發展史上,從來沒有放棄過對真理和本來的追求。我們不應該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戴著拒絕瞭解的眼鏡去看待智慧的存在。紀伯倫的話:如果你不把自己的杯中水倒出來一些的話,你怎能容忍新的一滴水呢?

 我問父親,你說佛教這個那個,那你看過佛經嗎?哪怕一本?你理解為什麼幾千年來,佛教傳到今天?並且,有那麼多您也認為是智慧的人,傑出的人,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純粹的人(父親比較讚賞弘一大師和趙朴初先生),他們闡揚佛教,身體力行,難道他們也是一時的迷信嗎。。。如此云云。

 我給父親找來了一些小冊子,跟他講,知識份子和老農最大的區別,就是知識帶來的貢高我慢,不能夠真正的虛心。但願他能在實在無聊的時候,翻翻這些小冊子。

 誠如你們所料想,父親剛開始是不看的。

 我所知見也很有局限,但有佛菩薩加持,我常常做了功德,回向給父親母親。漸漸地,父親由最初的完全排斥,開始有沈默傾聽的時候。有一次,我問他,爸爸不容易,一輩子吃了很多苦,少有親人,多有磨難,這些經歷是怎麼來的?為什麼我們每個人都要面臨同一個問題——生老病死?活著,究竟為了什麼?有什麼意義?為什麼我們每一個人,都不知昨天和未來地活著?為什麼大家要排著隊生、學習、戀愛結婚、老、乃至撒手無歸?父親很慈悲,他真的能虛心下來,沉思,反觀,回顧。

 實際上,我並不常常跟父母說佛的事情,我看過《大話西遊》,那個“話癆唐僧”給我最大的啟發,就是多說無益。就像我很少跟我生活中的朋友談佛論道一樣。我的原則是,不強求任何一個人,因為你的說教,顛覆他們原來的世界觀。世界觀是需要自己去建立的,是需要自己不斷地聞思修,一步步地來做的。

 我從大學時代至今,經歷了很多考驗,我努力地把自己的事情理順做好,這堶惘釦琱斷學佛,不斷規避自己的所得。這些,父親怎能不看在眼堜O?行動,比語言更有力量。直到一天,我看見我的父親,佇立在我的書架前,戴著副老花鏡,認真地讀經。。。

 那個時候,你可以想見,我是多麼地歡喜:)

 後來,父母主動在家堻]了佛堂。供奉了釋迦本尊。母親養了花,供了清水。過年回去時,看見我的老父跟在媽媽身後,也認認真真地上香,行大禮叩拜。。。

 內心的安寧可以驅趕所有此生的陰霾。

◇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