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馬塔位於敦煌市近郊,是一處很不起眼的塔式建築。對於剛參觀過莫高窟,身心還處於極度震撼的我來說,這堣ㄦ|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當我們邁著匆忙的腳步,正欲穿過白馬塔院牆,卻被一位急匆匆追趕上來的女孩叫住了,她說是導遊,要求履行她的職責為我們講解白馬塔。她汗津津的臉上透著天真和淳樸,模樣非常可愛。我們被她的認真態度所感動,於是駐足塔前,耐心聽她講解白馬塔的來歷,不料我們卻被一段淒美而悲壯的傳說深深地吸引住了。

  塔主白馬原是西域龜茲國(今新疆庫車一帶)高僧鳩摩羅什的坐騎,後秦弘始年間,受後秦王之邀,鳩摩羅什到漢地長安傳經弘法。白馬馱著經卷,隨高僧長途跋涉,歷盡艱辛,累逝于敦煌。當晚,白馬托夢鳩摩羅什,言自己的使命已完成,將回天界,餘下的路由另一匹白馬相伴。鳩摩羅什醒來,感念白馬勞苦功高,遂建塔紀念。塔高九層,表示白馬在世年齡。此塔由高僧建造加持,極具靈性,凡遊人只需順時針方向繞塔三周,便會旅途順利,一路平安。無論真假虛實,我堅信來中國傳經的功臣白馬有此功德加被遊人,急忙召喚女兒同我一道虔誠地繞塔三周,祈白馬保偌我們平安、順利。

 時值正午,湛藍的天空上無一絲雲,女兒立在塔陰處,出神地仰望塔頂,我被她屏息凝神的神態所吸引,問她發現了什麼,她驚喜地說:“塔頂有佛光!”我不信,佛光何等神聖,非因緣和合不能示現,又豈是一般俗人所能得見。女兒一臉的不屑,說你過來看看便知。她指定我站在塔陰處的某一個角度,再仰望塔頂,果然見塔頂白光環繞,耀目的日光在渺無邊際、純淨得無一絲瑕疵的藍天上形成一個巨大的光圈。是時,塔頂、佛光、藍天,三者渾然一體,相融相合,那情景的確無比殊勝,妙不可言。雖然我已知佛光的奧妙所在,仍為女兒的慧眼獨具而驚呼不已。女兒借助天時、地利,借助單純的心境和靈性的目光,使懸掛在塔尖後的太陽製造出足以亂真的耀眼佛光。

 原來,只要我們的心單純、清淨,佛光便無處不在,美麗便無處不在!

 我們長時間地佇立於塔前,默默地凝視塔頂,雖然那並非真正的佛光,卻也是難得一見的景象,更何況真假由心。然而無論真假,我們仍沉浸在無比的喜悅和激動之中,沉浸在享受發現和體悟奇跡的美感之中。最後,我們取出照相機,由發獼者親自攝下這一難得的景觀。

 離開白馬塔時,我不由得對大自然的恩賜、對白馬塔的瑞象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它們使平淡的白馬塔變得如此壯觀,如此生動,如此不凡。